生活是首歌
打印

牛栓家今天来了客人。

这不是一般的客人,来人叫冯静,她是一名纪检监察干部,她和她的名字一样,文文静静的。她是牛栓家的精准扶贫包扶干部。

牛栓理也不想理她。牛栓是个命苦的人,老婆跟村里的牛三毛私奔了,留下牛栓要照顾5岁的女儿牛莎莎和3岁的智障儿子牛朗朗,他自己又被检查出肾炎,现在对生活彻底失望了,来了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要包扶他脱贫,还是算了吧。

冯静来之前从村支书那里了解了牛栓家的情况,可当她真到家里,看到乱糟糟的场面,还是有点吃惊。牛栓冷漠地说,我家的情况你看到了,就是这个样子的,我也不为难你,你回去吧,我这里不需要你帮扶。

冯静没有再说什么话,只是把床上潮湿的被子晒到太阳下,然后开始收拾房间,把孩子的脏衣服放进盆子里,烧了些热水,给俩孩子洗了头,在柜子里翻出干净的衣服,给俩孩子换上,然后开始洗盆子里的脏衣服、洗床单。

整整忙了一上午,牛栓家全变了样,房子里亮堂了许多,两个孩子也漂亮多了,冯静给莎莎把头发扎成小辫子,莎莎就不停地在镜子前照,脸上有了久违的笑,就连牛朗朗也一直盯着冯静看。

冯静做这些事的时候,牛栓就一直坐在院子里的一堆玉米上晒太阳,他什么事也没有做,什么话也没有再说。

冯静走的时候对牛栓说,明天把莎莎送到镇上的幼儿园去,别再把家弄乱了,过两天我再来。两个孩子一直跟在她身后,看她身影消失。

回到家,冯静感觉特别疲惫,躺在床上休息。上一年级的女儿秦沁回家了,看着女儿漂亮的服饰,冯静想起了莎莎,不由得一阵心酸。丈夫秦和晚上才回家了,他也是去村里进行扶贫工作的,冯静给他讲了自己所包扶的牛栓家庭情况。秦和说我们不下村不知道,现在确实有困难家庭,我包扶的有一户家庭情况也不好,丈夫去世了,一个女人带着俩女儿,日子也不好过,家里有个苹果园,就是缺劳力呀。

冯静给女儿辅导完作业,然后开始收拾女儿的衣柜,把女儿穿小的衣服整理了一大包,准备给莎莎穿。又开始收拾丈夫的衣服,按体型估计,丈夫的衣服牛栓可以穿。突然她问秦和,你包扶的那户女人体型怎么样,我的衣服她能穿吗?秦和说,应该差不多吧,我也看不出来的,你把你的衣服收拾几件,我下次去的时候带给她。

冯静再次去牛栓家的时候,车子的后备箱装的满满的,除过旧衣服,她还给牛栓带来了新床单,给郎朗买了新衣服,买了一些蔬菜,车里还拉着自己的老父亲,老父亲是退休的中医,她想让父亲给牛栓看病。

来到了牛栓家,家里确实比上次整洁了一些,就是看到莎莎还是没有去幼儿园上学,冯静就不开心了,问莎莎为啥没有去幼儿园,莎莎不说话。问牛栓,怎么不送孩子去上学,牛栓憋了半天说,我去果园里干活的时候,她要照顾弟弟呀。冯静看看朗朗,他脏兮兮的手里拿着一个苹果,啃了半边,眼神冷漠的看着她,显然是已经不认识她了。

冯静把牛栓叫到屋里,对他说,既然我包扶你了,这是组织给我的任务,我就要做好这项工作,你必须配合我,相信你的困难都是暂时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看俩孩子,他们多无辜呀,你不想他们过上好日子吗?

牛栓还是没有说话,但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,他的眼神柔和多了。冯静接着说,我父亲是老中医,他的医术不错,我专门带来给你看病的,你要配合他,治好你的病。你要克服困难,让莎莎坚持上学,朗朗你边干活边照顾他,我再想办法给你找一个适合的工作,便于你带孩子。

父亲给牛栓号脉,冯静烧了一大锅水,给俩孩子洗澡,换了她带来的衣服,又把俩孩子换下的脏衣服洗干净,她边干活,边和莎莎聊天,刚开始莎莎不怎么说话,一会话就多了,她告诉冯静自己最想妈妈了,她也喜欢上幼儿园,但是爸爸总是不送她去。

父亲给牛栓开了10副中药,镇上的药店没有中药,冯静就去县城买药,顺便送父亲回家。路上父亲对冯静说,牛栓的肾炎还不是很严重,药吃完了我再来,估计这病我能治疗的。冯静听了很开心,她说你先用中药治吧,如果治不好,贫困户有健康扶贫政策的,我们一定要帮他恢复健康身体。

送父亲回家,买到了中药,冯静感到肚子饥肠辘辘,去路边的面包店买了一个面包,正准备走的时候又返回去,把各种面包和蛋糕买了一袋,返回到牛栓家。

看到汗淋淋的冯静,看到冯静提着的中药和面包,牛栓满脸羞愧,他叫冯静一声姐。他说,我以后不破罐破摔了,我要好好生活,把俩孩子照顾好。

冯静问牛栓对未来生活有什么打算,他说家里的果园太少,他以前学过打饼子,想在镇上开一个饼子店,这样莎莎上幼儿园方便,也便于照顾朗朗,就是没有资金。冯静问需要多少钱?牛栓说饼子店到用不了多少钱,就是要在镇上租个房子住,这样会方便许多,估计一万多可以的。冯静说这个你放心,政府有扶贫贷款的,我给你负责,你现在做好别的工作就可以了。

牛栓饼子店开业的时候,冯静和老公秦和都去了,牛栓满脸红光,他边招呼客人,边给冯静和秦和打了几个加鸡蛋的饼子,让他们吃,还留一些让冯静给孩子带回。

当天晚上,秦和突然对冯静说,咱们宜川人最喜欢吃饼子就擀面皮了,不如让我包扶的那户女人加入到牛栓这店里,让她买擀面皮吧。冯静说那好啊,要是他们合适的话,说不定还能凑成一家人呢?当下冯静就给牛栓打电话,说了自己的想法,并把秦和所包扶的周萍情况给牛栓说了,牛栓说他没有意见,周萍的村子离他们村只有10里路,周萍的情况他知道一点,如果周萍愿意的话可以加入。

第二天早上冯静和秦和就去了秦和包扶的周萍家里,和周萍商量开面皮店的事,刚开始周萍觉得舍不下村里的果园,冯静说可以承包出去,用承包费就可以把家安在镇上,并详细介绍了邻村牛栓的情况。周萍说牛栓的情况她听说过,只是眼下果园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承包。秦和说我们先把广告贴出去,我也在朋友圈发一下,说不定就承包出去了,周萍同意了。

冯静和秦和帮着拟好了广告,分别发在的朋友圈,并去村支书那里打印了很多份,在村子里张贴了一些,把剩余的带回城里,贴在各个广告栏里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周萍的果园以两万元的价格承包了五年。秦和和冯静在镇上给周萍租赁房子,帮忙搬家,并找秦和的二姨给周萍进行做面皮的培训。

冯静去装潢部做了一个牌匾,写着“牛栓饼子面皮店”,面皮店正式营业的时候,冯静还买了几大串鞭炮,在小镇的街道上燃放起来,鞭炮噼里啪啦的响,小镇上的人都围过来看,一时间小镇热闹非凡。

空闲的时候,冯静和秦和会带着秦沁去小镇上看望牛栓他们,几个孩子和睦相处,秦沁也喜欢和他们玩,看到几个孩子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冯静知道是周萍的功劳。冯静问莎莎,你头上漂亮的发辫是谁帮你扎的?莎莎说,是阿姨帮我扎的,阿姨每天都给我扎漂亮发辫,还给我做好吃的。冯静看周萍,周萍脸上充满了笑意,牛栓也是笑意盈盈,他的脸上写着幸福。

有时冯静去镇上办案,就和同事一起去牛栓的店里吃饼子面皮,临走的时候冯静再给没有来的同事带几份面皮,每次都会因为付账争执半天,但冯静坚持付账,她总笑着说,我们是纪检人,不付账就是受贿啦,牛栓争不过她,也就习惯了。

年终的时候,冯静家来了一群客人,他们是牛栓和周萍带着几个孩子,孩子都穿着新衣服,个个高高兴兴的。周萍说,今天带孩子来县城买过年的新衣服,顺道来感谢你们夫妇,他们带来了豆子小米,还有两只母鸡,周萍说母鸡是她从娘家专门带过来的,看冯静身体单薄,给冯静补身子用。

冯静下厨房,做了一大桌子菜,招待他们,秦沁和孩子们玩得很开心,房间里拥挤热闹。临走的时候,冯静给几个孩子发了压岁钱。这时,牛栓从包里掏出鲜红的结婚证,给冯静看,原来他今天还和周萍办了结婚证明。牛栓对冯静说,姐,我非常感谢你,经过叔叔的治疗,我的肾炎彻底好了,你改变了我的生活,我以前靠政府的低保凑合混日子,现在我靠双手改变生活,你是我的恩人。冯静说,你要感谢党和政府,是党和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帮助了你,好好努力,以后生活会更好。

那天晚上,冯静躺在床上,回想这一年走过的扶贫路,艰辛中有喜悦,她觉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,抬头看见窗外的明月,那一轮圆月格外皎洁,不由得从内心涌出对生活的感动,生活如歌,她愿意唱最美的旋律。(宜川县纪委监委)


上一条:如茶般淡然清廉
下一条:一粒板栗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