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风廉政教育资料第七期
打印

【编者按】今年五四青年节,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告诫青年学子:“当官就不要想发财,想发财就不要去当官。”这不仅是对北大的学子,也是对所有的党员干部的要求。不能把当官看作生意,这是现代政治中最起码的一个原则。本期编发的安徽省蚌埠市原副市长刘亚“想做官就别想挣钱”和海南省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叶斌“对金钱‘起心动念’把我送进牢房”的忏悔,再一次警示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:“官”只是一个服务性职位,“为官发财,应当两道”,既然担任了公职,为公众服务,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,不能将权力看作是谋取私利的工具,让权力成为捞取钱财的手段。

现将刘亚、叶斌忏悔录及有关评论予以编发,请各单位及时在秦风网下载并印送本市(区)、本单位在职厅局级干部、县(市、区)委书记和县(市、区)长参阅。

刘亚:混淆了情与法的界限

忏悔人:刘亚

原任职务:安徽省蚌埠市副市长

涉嫌罪名: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

案件进展:2014年7月9日,安徽省六安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刘亚涉嫌受贿等三罪一案,目前尚未作出判决。

指控犯罪事实:1992年至2013年,刘亚利用职务之便,接受他人请托,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、索取贿赂折合人民币810余万元;通过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,收受请托人财物450万元,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;对364万余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。

新闻背景:这是今年6月刘亚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期间所写悔过书的整理稿。

我于2013年6月24日因涉嫌受贿被安徽省纪委立案调查,后被移交至安徽省六安市检察院立案侦查。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悔恨和泪水伴我度过了300多个日日夜夜。事到如今,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

功不抵过

1979年,我考上了淮北师范学院。对一个农民的儿子来说,这算是彻底改变了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命运。1988年7月,我调到濉溪县城关镇经委工作,先后任镇经委主任、副镇长、镇长,后来担任了濉溪县副县长。1997年3月,我调任淮北市烈山区区长,后又担任区委书记。2004年3月,我担任了蚌埠市副市长。

无论是在乡镇还是在区里、市里工作,我都兢兢业业,从不揽功推过、推诿扯皮,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与表扬,创造的许多经验还在全省推广。我先后三次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,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

但功不抵过,我由一个副市长最终走上犯罪道路并不是偶然的。回想起那么多年的艰辛,我痛苦万分。我的犯罪行为不仅葬送了自己的前程,也欠了组织的政治债,欠了朋友的经济债,欠了亲人的感情债。我对不起年近90的老爹老娘,对不起妻子儿女。

自己之所以走到今天,是把欲望当成了志气,思想扭曲,作出了一个又一个错误选择,叠加起来,酿成了今天悲惨的结局。

谁的忙都想帮

我长期在基层工作,接触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及村镇干部。面对乡里乡亲,我老面子不想丢,老感情不愿放,谁的忙都想帮,谁的事都想办,把农村的乡土情带到了工作中。特别是我本人没有兄弟,从小养成了好交朋友、重感情、讲义气的性格,宁愿失原则也不愿失感情丢面子。

当初帮黄小虎(安徽军工集团原董事长,涉嫌贪污、行贿等四罪,已开庭审理)买煤矿,我从来没有想过找他要钱。黄小虎多次提出给我部分股份,我没有同意。但是,由于自己放松了政治学习,放松了价值观改造,加之当时工作也不顺心,最终还是没有经得起金钱的考验。

当时,我认为自己是在做生意,没有意识到自己作出了一个又一个错误选择,直至走上犯罪道路。究其原因,还是自己重感情讲义气,放松了理论学习,法律意识不强,抱有侥幸心理,没有分清“情与法”、“错与罪”的利害关系。现在看来,做好人不能无原则,做好事也不能无法制。

想做官就别想挣钱

我长期工作在基层,看看周围的亲戚、同学,数我的官最大,我曾一度心高气傲,立志要做更大的官。我在蚌埠担任了10年副市长,历经两次换届,但自己一直没有得到调整。我自认为,从一名办事员到副市长都一路顺风,只要踏实工作,应该还有进步的空间。可结果却不如愿,这使得我灰心丧气,理想信念开始动摇,动不动就怨天尤人。我也因此萌生了放弃做大官转而立志从商挣大钱的欲望。由开始做生意挣钱,到投机取巧捞钱,自己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因为长期分管民政工作,我深知目前我国的养老体制存在一些问题,于是就想自己挣点钱,退休后办一个敬老院。同时,工作上的不顺利又让我错误地认为自己受到了排挤,于是打起了个人的“小算盘”。在这一过程中,我还给自己找借口,认为自己挣钱又没有影响工作,挣钱又没有利用职权,所以应该不会有事。

人一旦把欲望当成志气去追求,理想信念就会发生动摇,离蜕化变质也就不远了。实际上,这种扭曲的思想认识完全背离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背离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的职责。现在我终于明白,一个党员领导干部,想做官就别想挣钱,想挣钱就别去做官,不可能脚踏“两只船”。谁打这样的“小算盘”,谁必将跌入犯罪的深渊。

最后,恳请看在我坦白交代、积极退赃的份儿上,看在我尽管犯了罪,但毕竟也做过一些有益工作的份儿上,对我从轻从宽处理,再给我几年老年生活,好回去照顾我生病的妻子。

【公诉人点评】刘亚在任不同职务期间,错把权力当能力,错把公权当私权,错把利益关系当朋友关系,错把“潜规则”当行为准则。刘亚的人生轨迹昭示,作为领导干部,政治上的蜕化,信仰上的变质,世界观改造的放松,用所掌握的权力谋个人之私、图一己之利,往往是滑向犯罪深渊的第一步。

(原载《检察日报》2014年9月30日)

叶斌:对金钱“起心动念”把我送进牢房

忏悔人:叶斌

原任职务:海南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(正厅级)

触犯罪名:受贿罪

判决结果:2004年11月2日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
犯罪事实:2001年至2003年,叶斌先后15次收受本校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某以劳务费等名义送的钱物,其中人民币19万元、港币1万元、价值1200元港币的手表一块、价值650元的玉石工艺品一个。

新闻背景:这是叶斌服刑期间对自己罪行的忏悔。

服刑期间,叶斌深刻反思自己的罪行,他说:“我是一名有着多年党龄、副教授职称、正厅级职务的老党员,万万没有想到,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,被金钱物欲所支配。就在离任前,面对下属逢年过节陪着小心、赔着笑脸、热情满怀送来的红包、讲课费时,开始犹豫了……最终钱欲战胜了理智,落入了受贿犯罪的深渊,真是追悔莫及。”

面对金钱 思想防线被摧毁

【忏悔】回想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,我没有经受住金钱的诱惑,党纪国法、道德良知渐渐被贪婪的欲望摧毁了。在送礼人指天发誓“绝对没有第三人知道”的奉劝声中,我收下了贿赂款……

2001年元旦前的一天晚上,我校副教育长兼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某来到我家,寒暄了几句后,他掏出一个信封说:“叶校长,您在成人教育部的工作上花了很多精力、很辛苦,这是我们给您的报酬。”尽管也曾拒绝过收礼,但我还是被方某说得心动了。这个信封里有2万元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收下的贿赂款。

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,方某又来到我家,他将一个装有2万元的信封递给我说:“这是您的报酬。过节了,备些年货吧。”我一边接过钱一边问:“元旦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给了我报酬吗?”方某说:“成人教育部办学收益好,靠的是您的大力支持。收益好,报酬自然就多。再说了,报酬多了也不烫手,您说是吧……”

当天夜里,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,我搞不明白方某送的究竟是什么钱。不过,想归想,最终,我记起了方某那句话———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”。

自从收下第一笔2万元贿赂后,我一直忐忑不安,不知是福还是祸?但从那以后,每年的元旦、春节、五一、国庆等节日,我都有“外财”进账,多则2万元,少则1万元。2000年12月至2003年4月,我先后受贿14次,共收受了20余万元。

【旁白】在很多落马贪官的背后,都曾有一个或一帮下属把他拉下水。叶斌便是其中一个典型。可以说,是他的下属唤醒、培育并催生了他的金钱欲望;同时,也是他的下属把贪婪的“绳索”套在了他的脖子上,使其欲罢不能。

俗语说:“欲要取之,必先予之。”这是引人上钩者的惯技。方某为加深与叶斌的私人感情,捞取自己的好处,频频向叶斌射出“糖弹”。可以说,他们一个是老于世故、一个是贪欲膨胀。两者的结合,导致叶斌在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。

刻骨铭心 吃了人家的嘴软

【忏悔】在两年多时间里,方某给我送了20余万元。案发后我才明白,他之所以舍得花血本,就是因为他明白,这些投资肯定会得到回报。我收了钱,就成为他谋财谋官的工具。

收受方某的财物后,我利用职务之便对方某负责的成人教育资金管理采取了放任、纵容的态度,还干预学校对成人教育部财务收支活动的统一监管,致使成人教育部资金自收自支、管理失控。

为回报方某,我还违反有关规定,同意将方某的妻子转为我校临时工,与在职人员享受同等待遇。为了日后财路不断,我还违反规定,提名推荐方某为党校后备干部人选。可以说,我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方某的工具。

【旁白】有道是:人家给你钱,你就得听人使唤。金钱往往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改变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。叶斌作为一个党的教育工作者,应该知道哪些事可为、哪些事不可为,但为什么发生了观念颠倒?“59现象”也好,“有权不用过期作废”的意识也罢,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迷失了人生的方向。

教训深刻 当以斯事警后人

【忏悔】回想30多年清廉正统的美名,在短短两年四个月时间里丧失殆尽,教训实在沉痛。我20世纪60年代末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,被分配到海南白沙黎族自治县当了一名教师。自幼发奋读书的我在工作岗位上很快脱颖而出,后来被调到县委党校。从此,我春风得意,走上了仕途之路。

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随着海南省委党校成人教育部资产自收自支、管理失控、违反有关规定等问题被群众举报,海南省纪检监察部门介入并查处,我收受贿赂的违法犯罪事实很快被揭露了出来。

我思来想去,我的犯罪根源就在于,自己在思想与灵魂深处对金钱“起心动念”,是自己把自己送进了监狱!

【旁白】权力一旦成为谋取私利的商品,结果注定是失败。需要提及的是,从当前发生在“清水衙门”里的腐败现象看,无论是“清水衙门”,还是“浑水衙门”,只要是“衙门”就有权力;而只要有权力,哪怕是微小的权力,就有腐败的可能。这从一个个被认为“清水”的“衙门”所拥有的权力就可以看出。实际上,真正的“清水衙门”是不存在的,重要的是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。

(原载《检察日报》2014年10月14日)

评论:当官就不要想发财

在中央对腐败保持高压气势下,不断有贪官被查处。其中一些人贪腐数额巨大。本该是人民公仆的官员,却成了吸取人民血汗的寄生虫,原因何在?从主观上说,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把当官看成了发财的途径。

官员手中掌握公共权力,参与国家政策或地方政策的制定,并可以进行资源调动和分配。所以,如果权力的使用没有得到有效限制和监督,无论世界上的哪一个国家,也无论人类社会的哪一个历史时期,官员都会贪污受贿。因此,“升官发财”甚至成为很多人认同的逻辑,也是不少人“奋斗”的动力。在中国人的某些传统意识里,当官就等于发财,就等于名利双收。很多人在不健全的体制中“成功”了,家世显赫,财源滚滚,真所谓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。当然,其中一些人也就和清代第一大贪官和珅一样,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但在名、利、色等诸多因素的诱惑驱动下,一些人依然在“前赴后继”地奔向为官贪腐之路。

在现代政治中,官员是老百姓选定的为公共事务服务的人员,他们的职责就是做好百姓的“勤务员”,当官与发财必须是两条道上跑的车,绝对不能混淆在一起。“官”只是一个服务性职位,是借由公众赋予的权力为公众服务,必须摒弃私利。不能把当官看作生意,这是现代政治中最起码的一个原则。

共产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,其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,只能用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公仆不是老板,领导工作不能以发财为目的。“为人民服务”历来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宗旨,“权为民所用、情为民所系、利为民所谋”是我们党对广大领导干部的根本要求。身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,就有义务、有责任把为人民谋利益当作自己的使命和追求。如果把当官作为发财的途径,利用党和人民给的权力贪污、受贿,大发不义之财,最终一定会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,身败名裂,被人民所唾弃。

古代出过大贪官和珅,也出过许多当官不想发财的清官、好官。如宋朝包拯,秉公办案,拒礼拒贿,竟敢拒绝皇帝送的生日贺礼,临终一口石棺了此一生。现代,则有焦裕禄、孔繁森、牛玉儒等等,都是为官厚德薄财的典范,备受人民的尊敬爱戴。实现中国梦,需要一大批把“当官”作为干事业的平台而不是发财的途径的人,这样的人越多,我们党的事业就会越兴旺。

今年五四青年节,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时一针见血地告诫青年学子:“当官就不要想发财,想发财就不要去当官。”这不仅是对北大的学子,也是对所有的党员干部的要求。中央颁布的“八项规定”和持续的高压反腐,也在用铁一般的党纪国法告诉每一个领导干部、每一个想做领导干部的人:想靠当官来发财和享乐行不通!既然如此,广大领导干部当思之慎之。

(原载《学习时报》2014年9月1日,作者:李红)

上一条:党风廉政教育资料2015年第一期(总第八期)
下一条:党风廉政教育资料第六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