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WAP手机秦风网    设为首页    加入收藏    网站地图
简体 | 繁体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在线服务 > 在线阅读 > 中纪报 > 2017 > 正文

回望韩城

2017年10月28日 15:24 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   作者:秦岭

 

站在韩城党家村高高的崖畔上,我吼了一句戏词:“祖籍陕西韩城县,杏花村中有家园……”

同行的作家蒋子龙曰: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吼的是秦腔吧。”我身居天津,实则甘肃天水人氏,自幼熏陶于秦腔的生旦净丑、吹拉弹唱之中。“祖籍陕西韩城县”像秦腔剧《三滴血》中的一个地域符号,让我打小晓得人间除了天水,千里之外还有一个地方,它叫韩城。明知是戏,可陕、甘、宁、青、新一带的男女老少张嘴一吼,休想绕开祖籍与韩城的关系,戏里戏外,怎一个韩城了得!视野里的党家村,被誉为“东方人类古代传统居住村寨的活化石”,在东西走向的葫芦状山谷里,这个始建于元代的村落,村东北有寨堡,村东南有文星阁,村中有看家楼。村寨相融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100多座四合院错落有致,20多条青石铺就的古巷道四通八达。村里有祠堂、私塾、节孝碑、神庙、石雕、老树、池塘、石碾、旧磨、古井、暗道、哨门、火药库……小小的党家村,仅明清两代就走出近50名进士、举人和秀才。这岂止是一个历史家园的精神样貌,分明是一个古老国家的缩影。

当你从一个小村辨出家国的意味,你说你的祖籍到底在哪里?

据说,如党家村般意味深长的老村,在韩城不止一个,在陕西不止一双,那么在全国呢?多和少,其实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这个概念其实已经很悲壮了。同行的一位建筑学家告诉我,半个世纪前,形如党家村这般蕴含民族文化元素、彰显传统审美特质、承接丰厚历史信息的村落,遍布大江南北,呈现千姿百态。它们像风一样消逝,仅仅是近几十年的事。如今,大多数新村尽管看起来赏心悦目,充满时代气息,但在表现形式上难免有些千篇一律,在精神、审美层面与历史、岁月貌合神离,以至于我们很容易健忘一个与前世今生有关的词:祖籍。

当祖籍像一个传说,或者,当韩城让你想到祖籍,你到底该喜,还是该悲?

那个午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“秦岭与黄河对话”采风团成员集体乘车前往位于芝川镇的司马迁祠。途经一条古驿道,我突然被窗外远方天际线位置的景象吸引:一条开阔雄浑、高远绵长的银色状物,在一片片灰白相间的云朵之上,由北向南,放射着无比耀眼的光芒,它既像阳光下倒立的冰川,又像无垠的海市蜃楼;既像凭空舞动的白练,又像万古一色的银河。我好歹也是东西南北中一路走过来的人,这种苍天之上的奇妙现象,尚属首见。作家老从看出了我的诧异,说:“黄河,你也不认得?”我大吃一惊,作为一个在黄河的最大支流——渭河边长大的黄河娃,作为一个曾经沿着黄河行走研究过“水文化”的所谓作家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我想到了一句诗和一句唱词,前者是李白的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,后者是王之涣的“黄河远上白云间”。有趣的是,李白祖籍甘肃天水,而王之涣也是盛唐时期为当时的甘肃凉州而填的唱词。那一刻的黄河神奇如天外来客,它在为我提示什么呢?我想到了两个字:家园。无论你祖籍在哪里,韩城以黄河的名义告诉你:在天上,在人间。

“自古甘陕是一家。”那是因为秦文化在天水发酵,在关中壮大,及至影响了整个华夏文明的谱系和颜色。你可以不承认你是秦人的后裔,但翘首西北,你不可能不想到你的来路,那条路,通往祖上。曾几何时,我不是太理解欧美、南洋一带华人聚居区仿制秦砖汉瓦、唐街宋祠、明碗清服的执着与热情,至今想起,回望韩城的山和水,云和月,不觉内心怆然,无以言表。

在司马迁祠,所有人脱帽,弯腰。那深深的一躬,至诚至恳,实实在在,像膜拜家族谱系中一位高贵的先人。

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。”这是一代文宗鲁迅对这位韩城人笔下《史记》的定义。在凭吊现场,凤凰卫视的一位主持人说:“天下文人,认祖归宗。”祖与宗,让我想到了中国文人的精神祖籍。那一刻,司马迁的塑像庄严而安详,他仿佛在东瞰万古黄河水,西眺绝顶昆仑山,南望长江东逝去,北察戈壁大漠烟。假如司马迁突然开口说话,他会说什么呢?我竟像编剧一样替司马迁想出了一句话:“汝等笔下,所著何哉?”

谁能回答得了?当然,这定然与你是否祖籍韩城无关,可我再次吼起“祖籍陕西韩城县”的时候,已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
上一条: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
下一条:抓作风不容“松松劲”

关闭

相关信息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中共陕西省纪委 陕西省监察厅版权所有
 陕西纪检监察信息中心运行维护
  陕ICP备05006790号